主页 > 设计学者 >后里轮胎厂大火 烧出农地工厂就地合法疑虑 >

后里轮胎厂大火 烧出农地工厂就地合法疑虑

2020-06-25


后里轮胎厂大火 烧出农地工厂就地合法疑虑

(芋传媒记者赖品瑀报导)月初台中后里的废轮胎堆置厂「登嵙」发生大火,共用了 40 台消防车、200 多位消防人员与义消,花了 40 个小时才完全扑灭,后续还持续污染邻近的环境与农地。

环境权保障基金会等环团 22 日上午出面提醒,登嵙就是一个就地合法的农地工厂,这场大火显示的正是将农地工厂就地合法的便宜行事,影响的是环安、农安与食安的风险。因此《工厂管理辅导法》的修法,应该悬崖勒马,尤其需要有落日条款,不能让农地工厂无期限的继续存在于农地,甚至持续增生。「房子不合法,放几个合法的灭火器,你就能说安全吗?」学者交大土木系副教授单信瑜直言。

厂内外消防规划不足 打火兄弟抢救农地工厂落险境

现职为消防员的消防员工作权益促进会理事郑少书表示,他自己的辖区就有许多工厂,因此常常需要前往农地工厂「打火」。但这些农地工厂的环境,并不适合做工厂,例如马路的宽度、消防栓配置的距离都是农业区的规划,都增加了救灾的难度,不但消防员面临危险,处理的越慢,污染的範围就会越大。

从公共安全的角度来看,郑少书认为,农地工厂应该尽快退场,虽然农地工厂的确餵养了许多劳工,但是要付出的生命与代价远多过其产值。

「铁皮屋工厂火灾,是消防员阵亡的主因。」单信瑜指出,农地工厂大多因为没有建照,大多使用铁皮屋、钢构,消防相关的设计不足,例如钢构防火披覆不够、内部没有适量防火区划、管线穿墙缺乏适当防火填塞,会提高火灾扩大的可能性。假如工厂内部本身动线不全、危险物品存放没有适当区隔,里面又有人受困,消防人员进去抢救的风险,绝对会比合法工厂来得高许多。

且不只厂内配置规划不安全,厂外则因为工厂位在稻田中间、很分散,单信瑜提醒,除了郑少书说的道路与水源的不足,农业区的消防人力配置,也比较没有特种救灾的安排。再者,不管工厂遭评为高污染或低污染,即便属低污染仍可能应用了毒化物等具危险的药品,一旦发生火灾,一样为产生污染物质,造成环境与食安的污染。

后里轮胎厂大火 烧出农地工厂就地合法疑虑空污、救火污水污染农地 风险未明环团忧心

地球公民基金会专员吴其融举此次的登嵙轮胎大火事件为例,目前台中市环保局仅以戴奥辛含量监测均低于背景值回应,但他质疑,只谈戴奥辛是背离基础科学常识,也有碍于我们如何确切掌握灾害所衍生的风险。轮胎原料中,仅胶条有比较高含量的氯生成戴奥辛,但佔比更高的石油衍生碳氢化合物,将在燃烧未完全的情况下,产生複合的硫氧化物,恐影响肺功能以及呼吸系统,目前政府却无对此进行调查。吴其融建议,包括污染範围的查清,计算环境风险都是应该做的。

台湾农村阵线议题专员王章逸提醒,灭火灌救的大量用水混着各种化学物质流入周遭农地,将会污染农地与灌溉用水。彰化环盟总干事施月英当场撬开从水五金、电镀厂农地工厂密集的北彰化沿海採集的石蚵,指出里面常是绿色有毒的,指控当地农地工厂废水不但污染农地更一路污染河川到海岸。

「我们希望这些风险可以事前控管,在国土规划、环评处理工厂规划时就要釐清。」环境权保障基金会专职律师郭鸿仪指出,登嵙大火造成空污,污水更恐污染农地甚至作物。但这些事后污染影响,政府又未能充分告知民众灾害其污染物及相关因应措施,导致泰安国小师生承受多日污染源威胁才开始谈要暂时易地上课。

但郭鸿仪指出,这些事后补救都远不及做好事前预防控管,应该在国土计画分区落实才能真正确保民众的环境安全。但工辅法的修法草案让具有环境风险的农地工厂将可就地合法或在农地永久发展,这样的修法非但没有为人民排除环境风险,反而架空所有国家风险管控的法规,让各种潜在风险持续威胁我们的公安、农安及食安。郭鸿仪呼吁,应该由环保署及农委会,依产业製程及与农地共存的适宜性及可行性,重新检讨认定污染产业类别,这不能只是经济部说了算。「唯有落实农工分区才是解决的根本之道。」环团提醒。

虽然行政院提出将会要求这些工厂达到消防安全,但「房子不合法,放几个合法的灭火器,你就能说安全吗?」单信瑜反问。单信瑜强调,以现在修法状况来说,看不见改善的可能。让违章工厂继续既存,却不能增建改建,反而限制工厂安全上的改善。




上一篇: 下一篇: